这些人的医保自己要多缴费了

作者:佚名  |  时间:2017/3/10  |  浏览:761 次

这些人的医保自己要多缴费了

2月20日,财政部、人社部、国家卫计委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基本医疗保险基金预算管理发挥医疗保险基金控费作用的意见》。

其中,意见中提出,要按照不低于国家规定的标准足额征收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个人缴费,逐步建立个人缴费标准与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相衔接机制,稳步提高个人缴费占总体筹资的比重。难道这是说,城乡居民医保个人缴费比重将要提高?

财政补贴比重大

对于意见中涉及到“提高个人缴费比重”的内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强调说,意见中是针对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

所谓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是整合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两项制度,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简称城乡居民医保)制度。意味着城镇非从业人员、农民等参保人员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获得保障。

这本身在缴费机制上,也与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相区别。朱俊生表示,城镇职工医保已经建立了与个人收入相关联的缴费制度,用人单位和个人分别按比例缴纳医疗保险费。而与之相比,目前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则是由个人缴费,同时会享受一定的政府补贴。

目前的情况是,城乡居民医保中的财政补贴比重大,个人缴费比重较低。

举例而言,2017年度陕西省西安市城镇居民医疗保险缴费情况为:城镇少年儿童个人部分每人缴纳90元,其中,低保、重度残疾及低收入家庭的少年儿童缴纳30元;城镇非从业居民个人部分每人缴纳180元,其中,低保、重度残疾的城镇非从业居民及低收入家庭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缴纳30元。

再看与之对应的财政补贴:国家财政补助少年儿童每人440元,低保、重残、低收入家庭少年儿童每人500元。补助非从业居民每人440元,低保、重残、低收入人员每人590元。

据新华社报道,2009年至2014年,仅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人均财政补贴的增幅一直高于人均个人缴费增幅,从而使得人均筹资总额中财政补贴的比重越来越大,已经从2009年的60.8%增加到了2014年的79.3%。

一位医保领域专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城乡居民医保的情况基本上政府与个人的缴费比例是8比2,有些地方甚至是9比1。 “这不像是一个保险制度,而更像是一个福利制度了。如果作为保险,是不应该几乎完全靠财政来支撑的。”

他认为,在目前个人缴费比重较低的情况下,政府在保障低收入人群基本医疗的基础上,是可以适当提高缴费比重的。

“保险是一种互助共济,不要理解为缴费高了就不好。” 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研究室副主任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医保待遇取决于筹资水平,适度提高个人缴费,一是考虑制度的可持续性,二是医保待遇提高,老百姓受益。

需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增长

实际上,去年年初,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就已经提出,合理划分政府与个人的筹资责任,在提高政府补助标准的同时,适当提高个人缴费比重。

目前,各地已陆续公布2017年城乡居民医保的缴费标准。譬如,2017年云南省昆明市城乡居民医疗保险个人缴费部分从2016年120元提高至150元。再如山东枣庄也将2016年居民医疗保险个人缴费每人每年140元调整至每人每年160元。

此外,一些实行可自愿选择医保缴费档次的地方也做出了调整。例如山东省济南市在2017年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个人缴费依然保持两档的基础上,二档标准由每人每年140元调整为160元。同时,一档标准维持不变,每人每年300元。

这种按档位标准进行医保个人缴费,体现出了弹性与多样性,愿意多缴费的保障水平也更高,灵活性更大。不过他同时表示,按档位划分,仍然是一种政府的行政手段。实际上从政府和市场的划分边界来看,政府保住基本就可以了,基本之上的可以交给市场,以更有效率的发挥作用。

未来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筹资方式的改革,如果条件具备的话,应该往职工医保按收入比例缴费的方向去努力。

现在,地方政府每年20元、30元的调高居民城乡居民基本医保,仍然是一种行政手段。如果将来能够在精算的基础上,建立一个与老百姓个人可支配收入相关联的筹资机制,确定个人缴费比例,这样更为科学,同时也能给百姓稳定的预期。

不过,城乡居民医保缴费比例的制定难度较大,会有一些技术上的难度。例如要考虑老百姓的承受能力,同时要统筹考虑整个地区的卫生费用情况,综合评估能够给百姓提供多高的待遇水平等,还需要基于当地多年的历史数据,未来卫生费用的攀升可能影响等进行精算,最终定下一个比例,这需要一个过程。

在提高城乡居民个人缴费比重的同时,也有人提出疑问,是否提高后就能解决医保基金压力问题?

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目前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是导致医保基金压力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在这个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要求参保人增加缴费难以令公众信服,改革阻力大是意料之中的,因此为维护医保基金的运行安全,控费是当务之急。

尽管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个人缴费比重有提高的空间,但是更需要推动公立医院改革,破除以药养医机制,从根本上约束医生多开药的行为,降低虚高价格等,这是从根本上控费的关键所在。


扫一扫,用手机阅读更方便